<code id='so02slo'></code><style id='so02slo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so02slo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so02slo'><center id='so02slo'><tfoot id='so02slo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so02slo'><dir id='so02slo'><tfoot id='so02slo'></tfoot><noframes id='so02slo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so02slo'><strike id='so02slo'><sup id='so02slo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so02slo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so02slo'><label id='so02slo'><select id='so02slo'><dt id='so02slo'><span id='so02slo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so02slo'></u>
          <i id='so02slo'><strike id='so02slo'><tt id='so02slo'><pre id='so02slo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 []更新快无弹窗☆

              话说皇后乌拉那拉檀香在翊坤宫病逝,令皇贵妃魏馨燕认为有机可乘,混交视听,传播谣言,诋毁陷害愉贵妃香玉是害死皇后的凶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京城,街头巷尾乌烟瘴气,诋毁香玉的谣言在宫内外公然传播得满城风雨,延禧宫那窗棂外,日夜喧哗鼎沸,风刀霜剑,这个世间,虽然谣言传播得颠倒黑白,如狼似虎,但是愉贵妃香玉那含情目仍然在书房幽怨得似喜非喜,那罥烟眉仍然孤高自许,孤标傲世地紧颦,延禧宫,现在就算大势已去,她仍然能在这延禧宫书房兰干影卧东厢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愉贵妃在延禧宫,竟然每日任凭我们的人口出狂言,大呼小叫,就是在书房若无其事,皇贵妃娘娘,这愉贵妃在延禧宫好像真的被乌拉那拉檀香的病逝很重打击,彻底崩溃!”启祥宫,忻妃戴佳氏与怡妃,惇妃来到令皇贵妃魏馨燕的眼前,忻妃虽然百思不得其解,但是仍然禀告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愉贵妃,珂里叶特哈日珠拉,林香玉,皇上三十几年口中的兰儿,虽然这个妖女聪颖过人,在皇宫料事如神,但是这次皇后乌拉那拉檀香在翊坤宫寝宫最终含恨去世,是本宫对她最大的打击,乌拉那拉檀香统摄六宫十几年,殚精竭虑,把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,最后还是在寝宫冷清孤寂地惨死,愉贵妃是她的好姐妹,这后宫唇亡齿寒,闺蜜没有了,儿子没有了,现在连自己在皇宫的自由也没了,她,珂里叶特氏在这个后宫,已经气数已尽!”令皇贵妃魏馨燕不由得长吁短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说永和宫,容妃和卓雪香这几日与弘毓常去京郊打猎,弘毓虽然驾驭着白马,在京郊的平原上锐不可当又意气风发,但是,在与容妃雪香说话时,弘毓总是魂不守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皇上,您暗暗想香玉姐姐吗?”容妃和卓雪香惊讶地凝视着郁郁寡欢的弘毓,娥眉一蹙,温婉地对皇上柔声询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雪香,你所言极是,朕今日在京郊狩猎,在八旗兵大营外检阅官兵,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带着兜鍪,穿着金甲,耀武扬威又叱咤风云,但是朕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十分的孤独,似乎朕又孑然一身,似乎朕没有了自己的魂魄,雪香,朕虽然在这八旗大营威风凛凛,但是朕没有魂魄,朕没有性命。”弘毓凝视着如若芙蓉含霜的容妃雪香,痛心疾首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说后宫,令皇贵妃魏馨燕为了暗中谄媚皇上,又推荐了几名年轻貌美的秀女,进了紫禁城,但是弘毓只去延禧宫与永和宫,令皇贵妃魏馨燕大动肝火,暗中用她十几年暗中掌握的后宫妃嫔们的黑材料与,威胁要挟各宫妃嫔都对她魏馨燕唯命是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婉妃娘娘,自打大行皇后去世后,这皇贵妃就骄横跋扈,在启祥宫每日散布谣言,暗中变本加厉陷害愉贵妃,嫔妾昨晚寝食难安,若让这令皇贵妃在后宫骄横跋扈又一手遮天,要挟妃嫔,紫禁城后宫长此以往,定有大患!”恭嫔林小小暗中披着一黑色的缎子八宝昭君斗篷,来到婉妃陈清秋的承乾宫,对婉妃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恭嫔,你这个贱人还在后宫没看出来?后宫妃嫔现在全部都对本宫唯命是从,唯本宫马首是瞻,你竟然敢在秋夜来到承乾宫劝说婉妃秘密反对本宫?”就在这时,突然从承乾宫的帷幕后,忘乎所以步出了珠光宝气,腰如束素又雍容华服的令皇贵妃魏馨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皇贵妃,本宫虽然一直在后宫循规蹈矩,但是这十几年,本宫因为自己懦弱坐观成败,在咸福宫寝宫却旁观者清,你在后宫日夜兴风作浪,十几年作恶多端!崇德十八年,你暗中用偷梁换柱的法子,在后宫演绎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闹剧,暗中抢走愉贵妃的十五阿哥,崇德二十三年,你编造谣言,暗中在后宫制造假象,逼昔日的纯惠皇贵妃苏云去世,崇德二十年,你秘密用拙劣的挑唆伎俩,骗昔日的贵妃华琼自杀,皇贵妃,大行皇后的突然病逝,你在宫内外竟然鲜廉寡耻,混交视听地把这滔天罪行栽赃推卸给了愉贵妃,这十几年,皇贵妃在后宫恶贯满盈,到处有恃无恐,为非作歹!”恭嫔林小小,杏眼圆睁,怒视着那血红的朱唇浮出鬼魅一般的诡笑的令皇贵妃魏馨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是,本宫是杀死了这些人,但是本宫就栽赃推卸在愉贵妃身上,林小小,你想告本宫,你有真凭实据吗?本宫这十几年,早全部都杀人灭口了,又暗中收买喉舌,在外竭力传播制造舆论,没有人可能想到事实,本宫有权,有钱,有人,就可以在这大清江山随心所欲盛气凌人,颐指气使,本宫说谁好,谁就好,说谁坏,谁就坏,本宫就可以指鹿为马!”令皇贵妃魏馨燕,肆无忌惮地瞥着林小小,突然仰面放声大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魏馨燕,今晚你不用笑了,也不用传播谣言,对延禧宫破口大骂了!”就在这时,紫鹃与海兰察的福晋月悠,搀扶着罥烟眉竖,墨云叠鬓又清俊飘逸,明眸盼兮,弱柳扶风的珂里叶特林香玉,步到了令皇贵妃魏馨燕的眼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愉贵妃,大行皇后在翊坤宫含恨去世,本宫也十分悲痛,现在本宫取代大行皇后,统摄六宫,愉贵妃虽然身体欠安,但是也要帮助本宫。”令皇贵妃魏馨燕,娥眉弯弯,对愉贵妃香玉狡黠又老奸巨猾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皇贵妃,你快向皇后娘娘欠身行礼!”紫鹃杏眼圆睁,怒视着令皇贵妃魏馨燕,丹唇轻启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皇后娘娘?愉贵妃,皇上在后宫何时册封你为皇后?”令皇贵妃目视着香玉,瞠目结舌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魏馨燕,皇上下旨册立本宫为大清皇后,母仪天下时,你正在后宫一手遮天,四处胡作非为,现在本宫命紫鹃带来了皇后的凤玺与册宝,你这般目视着本宫与凤玺册宝,难不成想在后宫谋反!”香玉凤目圆睁,黛眉倒竖,怒视着吓得不寒而栗的令皇贵妃魏馨燕,慷慨激昂又义正言辞地厉声斥责魏馨燕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皇上竟然册封你为皇后?皇上在朝廷,在天下,难不成痴心妄想地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,册封你这个妖女为皇后?珂里叶特香玉,你的话全都耸人听闻,本宫不信!”令皇贵妃魏馨燕那眸子瞪得血红,如若一个妄想偏执患者一般,像恶魔一样厉声对香玉咆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令皇贵妃,现在本宫是大清的皇后,本宫可以逮捕你了吧?马瞻超,命令侍卫,把启祥宫的奴才全部逮捕,押进慎刑司一个个严刑拷问!”林香玉罥烟眉一耸,义正辞严,大义凛然,那明眸幽怨清澈,又流露出英姿飒爽,对着这凶神恶煞一般的狼外婆魏馨燕,黛眉倒竖,浩然正气地命令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和殿,坤宁宫,大清皇帝弘毓命军机大臣 -->>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          章节目录

          大清自由皇后林香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久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水龙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龙散人并收藏大清自由皇后林香玉最新章节

          亚洲 激情 综合 无码 一区,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,亚洲综合区激情区小说区 百度 360 好搜 搜狗

          警告:本站明確包含ALDULT内容,未滿18嵗游客禁止觀看!收藏本站: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